枳 易✘

路遥知马力

文坛新星

  从前,是日日纸笔厮磨欲道千秋。常有才思泉涌时,于是怕须臾间迸发出的谰语就散尽,便是对时间锱铢必较;又怕词不达意,明想有“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”的豪迈痛快之感,又忧会被人说是附庸风雅。


如今,古人的浮白载笔自是与我无关,没了咬文嚼字的悉心打磨,没了耗费神力的夜夜苦想,我空留满腔热血,像做着劳力的马儿,心念着的,只有暇余的放松。


  可我,仍要在人群的推攘中升华,在众目睽睽下过关,等待着“淋漓身上衣,颠倒笔下字”的畅然。


矛盾何解?

  失落的时候我听刘思鉴的歌,读《潦草》里那些漫不经心写下的故事。


  前者是有狂热粉丝追逐的歌手,但他始终未完全走入公众的视线中。后者是以奇特又无从寻觅缺口的文字而吸引少部分的读者,算是小众文学的典范,因在网易微博的记述而起,也因网易微博的停业而消失踪迹。


  我能听到、能读到,定是一种幸运,即便可能仅是在上学路上的一遍播放,或是在睡前的简单翻阅。我能感受到它们间微妙的联系,就是那种恰巧契合了你失意的心境,又为你领悟到的东西添上了一份捉摸不透的情感。


  我享受像现在这样随意打字的自在感,像是在精神故乡中漫步,随心随意,没有桎梏,更没有注视。


  以前总怕回到原点,回到无病呻吟的年纪,于是去追逐遍地开花的文字,认为那是添彩,是应被人所羡慕的;现在想来,只是几句话而已,谁管那么多,谁又看那么多呢,说出来就好,用一种看似平淡实则爆裂的方式,去展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
  以上的歌与书,就是现在网上所说的“宝藏”,很多人都有期待它们被发现,却又害怕它们被大量提及或被火热追捧的矛盾顾虑。实则不必如此,看的人多了,换来流量;便总有人添油加醋,妄在其中造出一番自己的事业。与其说是国民素质,不如说是大多数人对成功的过于渴望。这不是人心不古,是多么正常的一种欲望。


  就让真正有才华的人继续发光吧,让那些还在积蓄能量的“宝藏”黯淡下来,仅是有如你我般少数的人静静欣赏,又有何不好?


为歌单写荐言

当你在深夜,因为它的题目亦或是封面所吸引时,不妨打开听听。


点开随机播放,读一本许久未拿起的书,轻轻地掸去浮在面上的灰尘……


静一下吧,在沉沉的睡意与思维的跳动间,让意识就这样摆动下去。


我不会去睡觉,直到晨曦到来,我还在明亮的黑夜中畅游,寻找曾经的热血。


我何需人来陪伴,何需与寂寞执拗,何需在与生活抗争?

我驻足远眺,沉思片刻,但依然不会启航。


我寻不着起点,因为它的狭隘,又寻不着指南针,因为它的偏离,最后是那飘渺的彼岸,是因为它的辽阔。


我常常感到恐慌不安,又觉得自己不过是白费心思。我最怕的人是自己,她与我整日互掐,有道不尽的抱怨和吐槽不完的话题,我们彼此讨厌,却只能相互忍受。实在争执不下时,就靠恸哭,这是我们最好的调节方式。


就这样吧,在大多数人清晰的意图前保持盲目的冲动与跟随,兴许某一天,我也能倘入是非人潮,大口呼吸世俗的空气。


那时的激荡化为随波逐流的大众化,而羁绊便已在自觉成熟的内心中化为空无与无谓。


他于我

十步之泽,必有香草。闻九步讥嘲,受一步馈赠,即可鹤立鸡群。


  我看得出来,他在等这一天。于是闲暇之余他借文字讫情尽意。他是大多数人的逆鳞,听尽钻皮出羽的妙言;他也总与些“别具慧眼”的雅士交谈,也算是了了他们顾盼自雄的心愿。但他却总拿糜颓落魄的眼神待人,许是他冲不破那层桎梏,长年活在运蹇时低的旧梦里踽踽独行。


  我不会为他的故步自封找些无谓的理由搪塞过去,但我却又常常佩服他的踔绝之能。不为外人那胜能指点迷津的样子吓到,从一而终地守着他那卑亢的态势写作,两耳像是被灌输了什么魔咒般,只任着自己浮白载笔的气质侧露,留下崇雅黜浮的诗篇让人捉摸,然后向外走去。


  知道吗?山寨烂咖那粗鄙的口吻永远与他无法比拟,所以他不与小辈争论甚是对视。他噙着冷笑将轮廓分明的面部线条往上提升少许,这是他的处世面容。没有如沐春风的柔情尽显,却是有挥斥方遒的孤僻风范。


  他总是怕外界的嘈杂让他忘记她的声音,我一直不解,却又从不过问。他想听在这寡淡世间她最深情的话,但这样的痴想不亚于亨伯特对洛的喜爱,这是比空想还不切实际的谈论,他明白。所以他不将与她的故事讲给闲杂人听。


  就这样吧,我再也说不出更多关于他的话了。


  总之,记住他的名讳,别蹈他的后辙。

14岁向足球

足球于我而言是什么?


  像是千年前文山先生屈膝与元军剑下的悲愤,却仍能作出“臣心一片磁针石,不指南方终不休”的愤慨诗言。


  许是语调的沉重过于抑制了足球的乐趣,其本质就是自由。任脚下的风力牵引着我去追逐、去争夺。这是肺腑之言,是油然而生的热爱。


  我从未踢过球赛,却站在场边感受到的唯有壮阔。他肆意迈出如汤沃雪的豪迈之步,又仗掎角之势在须臾间创设出一记射门。不论对手有何踔绝之能,教练总能审时度势,应着他权时制宜的机敏,行疾如飞。


  我从不是个慕古薄今的昏昧之人,更何况古时高俅发明蹴鞠也是人尽皆知。但当下足坛的风起云涌从未随时间推移而锐减锋芒。唯有展斐然之技,再集众人的鹤长凫短,才能相得益彰,稳操胜券。


  今朝是甚器之上的嘈杂,毫无泛善可陈值得称道。但凭你口中无中生有的大话根本无法挽回国脚、国足的惨淡命运,难道三十年的低谷还不足以告诉你苦尽甘来是白日做梦的真相吗?


  我虽在文字上似有如椽大笔,其实也不过是些雕虫小技。同样在足球上我也没什么被褐怀玉的神技。但我绝不会选择沛然而去。


  对足球的热爱,是即便五十年后两鬓斑白屹于球场之外,也有再作冯妇的勇气。

近日所感

  年少的大多数时间 都是想将自己活成一副兀兀穷年的样子。
 

  又常讽刺一本正经对事的人的木讷、愚笨 就连蛞蝓都胜于他们。却还是努力做出这幅样子;当我把刹那间感情的迸发压缩再压缩,又选中某一个已经不及尘粒大小的点,放大再放大。多次反复的控制后,便达到了希文先生所推崇的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境地。但这究竟是麻木还是机灵,无从知晓。
 
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¨

  每每读一本新书,又或是从书店里随意拿起一本杂志或小说,你看到书的背面,都会是整齐划一的形式:如果书籍作于外国,多数情况下便是《纽约时报》的商业评价,除此是亚马逊给予本书作者和作品的高度赞美。其实后者不论书籍出自哪国,皆寻常。如果是出自名家大作,不论是哪位读者读后写下的评价,都具有极高的价值,且名作本身就有独特的韵味和可读性,我抛开不议。但对于给“闲人”用以消磨时间而出版的网络小说,再配以严肃官方口吻的评语,不禁让人嗤之以鼻。好比青年们在自己作文中自创出的“名句”,或是赞美、描述不符年龄的东西,还把自己文字的匮乏表现在其中时的丑态,真的,对于圈外人而言,简直可笑至极。
 

  我想讲这些给人们,但通常无人愿闻,就像没人读完这段话只是随手点赞一般,毫无必要。

  其实,兀兀这一词,在百度给出的翻译中并不单是“勤奋刻苦的样子”,亦有“昏沉的样子”这一解。
 

  哎,何时无羁绊,何时再激荡。

来,往

我生活在北方,那里没有雨后芰荷斗攒的样子,在城市中,没有哪里会给你喘息的机会,只有纵横交错的绮陌和九衢。每当我看到南烟吹来,我都盼望可以有一场大雨,虽然雨如何下我都等不到来年的东君,但至少可以遮盖在杨朱路上的告别,还有阑珊时她流下的玉箸。



我常在首阳的傍晚等待夜幕的降临,因为常在那时正值髫年的他们会在爸妈的呼喊声中和小伙伴们挥手,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哭闹声,但是佳肴的诱惑不久就能让他们停止哭泣。喧嚣的街角又会恢复往常的安静。我也会在鸣蜩中望着燕子和黄鹂穿着西装飞回它们的森林。巴勒斯说它们的样子像来自热带的绅士,高傲又彬彬有礼。它们飞过我头顶时,我会目送它们离开。五月是春夏的过渡,万物都在积蓄着自己的力量。



直到兰秋的一天,我无意间看到她垂着头无力的样子,我打开她的记忆回轮,看到的仅是一段段重复的影像 万恶肮脏的生灵在她周围起舞,一只只黑色 布满青筋的手抓着她的双腿。她想跳入扰乱人们休息的 充斥着蛙鸣的那口井。自杀的念头像注射吗啡一样注射进她大脑的静脉。她像潜水员一样一头扎进去。但她没有呻吟,心跳没有加速。曾经在她生命中出现过的美好像蜂窝里的蜜蜂一样挤满她的大脑。她的头撞到井底,蜂窝碎了,影像也结束了。



那现在行走的她是谁,兴许是她的灵魂吧。她没有什么不行的,只是丢失了自己而已。



哦,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,她不过是来往的一个路人。


试调-

那日已不见菲比霸鹟在叆叇云层下娇纵的面容,六月更像是杜鹃的季节,它们总在葳蕤的森林深沉叹歌,四周的欢愉也敌不过熏陶出的忧郁感。日子就这样昏愦地过去。


我不愿待在阒然一隅的角落里,那里只有纵横交错的苔藓长年与石阶绸缪留下的印迹,和杂乱、肆意生长的野草。但他们又像是消磨时光的玩物,有时我不免心生同情,毕竟都是茕茕孑立的生物体,彼此讥笑也无大碍。


未几却飘来馥郁之气,它掩盖住了几米外池沟里短头蛙制造的臭气,乍一瞧阡陌里云鬟高耸的姑娘正朝这儿走来,娴静轻柔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着,不施粉黛的脸颊上还没有嗟叹的哀愁。


我邀姑娘去我那里坐坐,几句闲聊让我觉得我们像是契阔的老友。那燕语莺声好似傈僳般席卷我的大脑,一时间无以接受的风暴将我推向失控的边缘。无数帧过往亲昵的画面自由播放着,我看到成对的蓝鸲在裸露的枝干上耳鬓厮磨的样子,还有未展翅的燕子发出的阵阵惨叫。好似你又站在我的木屋檐下拨动风铃,清脆的声响与生灵的恸道夹杂在一起。我早已辨不清现实与幻象,宛若银白的电锯在心颤抖的地方锯出一断长长的裂痕。


沉默良久,姑娘突然开口:


“Hey,好久不见。”

缄默镜湫:

配图

试调_

  那日已不见菲比霸鹟在叆叇云层下娇纵的面容,六月更像是杜鹃的季节,它们总在葳蕤的森林深沉叹歌,四周的欢愉也敌不过熏陶出的忧郁感。日子就这样昏愦地过去。

  我不愿待在阒然一隅的角落里,那里只有纵横交错的苔藓长年与石阶绸缪留下的印迹,和杂乱、肆意生长的野草。但他们又像是消磨时光的玩物,有时我不免心生同情,毕竟都是茕茕孑立的生物体,彼此讥笑也无大碍。

  未几却飘来馥郁之气,它掩盖住了几米外池沟里短头蛙制造的臭气,乍一瞧阡陌里云鬟高耸的姑娘正朝这儿走来,娴静轻柔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着,不施粉黛的脸颊上还没有嗟叹的哀愁。

  我邀姑娘去我那里坐坐,几句闲聊让我觉得我们像是契阔的老友。那燕语莺声好似傈僳般席卷我的大脑,一时间无以接受的风暴将我推向失控的边缘。无数帧过往亲昵的画面自由播放着,我看到成对的蓝鸲在裸露的枝干上耳鬓厮磨的样子,还有未展翅的燕子发出的阵阵惨叫。好似你又站在我的木屋檐下拨动风铃,清脆的声响与生灵的恸道夹杂在一起。我早已辨不清现实与幻象,宛若银白的电锯在心颤抖的地方锯出一断长长的裂痕。

  沉默良久,姑娘突然开口:

“Hey,好久不见。”